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地方新闻

农村液化气之患:“黑户瓶”装“黑煤气”

2019-10-28 15:25北京市大望路中学编辑:admin人气:


  液化气日益成为农家生活的必需品。在燃气管道建设滞后的地区,农民大都使用液化气瓶作为承装工具。但半月谈记者走访时发现,部分农村地区存在对液化气瓶底数不清、状况不明,对“黑煤气”站点监管流于形式等问题,亟须实施气瓶信息化管理,切断“黑煤气”传输渠道,重点监管农村液化气价格操纵、垄断等行为,保障农村用气安全。

  部分农村家用液化气气瓶老化,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 赵鸿宇 摄

  安全隐患大,液化气瓶急需改造升级

  半月谈记者在河北多地走访发现,部分气站人员骑着电动三轮车,载着几个1米多高的气瓶采用“嘴对嘴”的形式为村民上门充气。部分乡镇干部称,虽然知道“黑煤气”不安全,但其能方便村民生活,在监管不严格时大量存在。

  受访基层干部认为,部分地区办理使用登记时均是采用象征性的电子表格或纸质登记,未建立统一的气瓶数据库,气瓶“黑户”较多。

  尽管各地在大力推行智能液化气瓶,但由于价格比普通气瓶高且充气过程较为繁琐,部分地区村民不太愿意接受。一些居民家的煤气瓶随意摆放,有的因家里面积较小放在公路旁做饭,有的旁边堆积木柴,有的气瓶、连接管道严重老化,成为家中的“固定危险源”。

  今年4月,贵州省市场监管局在台江县久润燃气有限公司抽查发现一批没有原始出厂资料的液化气钢瓶,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邱家军承认,该批368只气瓶系从六盘水佳浩源液化气钢瓶检测有限公司购得。

  经查,六盘水佳浩源液化气钢瓶检测有限公司现场检测仪器和设备不满足特种设备检验检测机构许可条件。此外,该公司2018年8月6日以来的18681只气瓶的《检验报告》存在补签名、他人代替签名等情况,未按照安全技术规范的要求进行检验,甚至出具虚假检验报告。

  液化气市场价格偏高,安全升级或增加经营成本

  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液化气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明显,但市场零售价格总体并未下降,且部分地区零售价是大宗商品价2倍之多。

  卓创资讯相关人员介绍,2019年二季度,液化气价格整体呈下跌状态。东北地区价格从4月份4136元/吨下跌到6月份3928元/吨,下跌208元;华南地区下跌幅度最大,从4月份的4408元下跌到6月份的4049元/吨,下跌359元。

  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黄家街道腰长河村村民张宝文搬到新家后,告别了烧柴火,用上了液化气。“灌满一罐是120元,能用2个月,1年不到1000块钱。”张宝文所说的一罐,是指15公斤容量的常规液化气瓶,算下来零售价格8元/公斤。

  在贵州,液化气的零售价格相对偏高。安顺市关岭县一家液化气站销售负责人告诉半月谈记者,一瓶装有11公斤的液化气零售价在100元左右,平均每公斤9元多。

  针对零售价与大宗商品价悬殊的现象,沈阳一位液化气站负责人介绍,他们根据消费者采购液化气的数量不同而采取不同定价,针对需求量较小的普通群众,目前采取15公斤一罐售价120元的“标准”,即使国家发改委调价的情况下,这个零售“标准”仍然浮动不大。“如果国家定价超出8元/公斤,那我们也需要补贴这个差价。”该负责人说。

  安全升级导致液化气经营成本增高,是摆在经营者和消费者面前的一个难题。

  从2020年7月1日起,沈阳将在全市范围内逐步推行安装智能安全阀门的液化气钢瓶,到2020年10月份争取完成替换。对于这一举措,液化气站的经营者一边叫好,一边叫苦。

  “这样更安全了,我们肯定双手支持,但是成本也高了啊!以我们站为例,现在的充气枪是秤上带的,不用额外花钱,要更换成智能充气枪,一把就要四五千块钱,全部更换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沈阳液化气协会副会长代恩光说,“另外,如果要推广智能钢瓶,就意味着肯定有一部分钢瓶还没有到使用寿命要被更换,用户也就要多支出一笔费用,这样很多用户可能会拒绝更换。”

  云南中石化燃气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党总支书记韩霸透露,由于燃气瓶等更新换代都是公司自己出钱,在财政上没有补助,公司不能私自涨价,更换气瓶等设备需要自掏腰包,这给经营企业带来了困难。

  实施气瓶信息化管理,加强全链条监管

(来源:网络整理)

  • 凡本网注明"来源:北京市大望路中学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北京市大望路中学,转载请必须注明北京市大望路中学,http://www.nijimusic.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暑假60天报了7个班 孩子的童年如何“荡起双桨”?

暑假60天报了7个班 孩子的童年如何“荡起双桨”